23岁,不再与全世界为敌

以后的许多年,也许还是要一个人走过;但23岁的我,终于与生活和解,不再与全世界为敌。
  以往我有多讨厌农历年,谁也理解不了这种厌恶有多深刻。我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默默做自己的事,不喜欢强颜欢笑,不喜欢回答那些刨根问底式的“逼供”,不喜欢家里拥挤嘈杂。大人搓麻将、抽烟、大声聊天,小孩子叽哇乱叫或者哭闹不休,统统让人心烦不已,只想遁逃到别处去。

23岁,不再与全世界为敌
 
  但我是个善于自省的人,年纪增长,阅历渐多,理智统领感性,我也在日益成长。
 
  不可否认,堂姐的婚姻改变了这个大家庭的格局,她仓促的奉子成婚,家人乐见其成的同时,终于意识到张家的三个小姑娘真的“长大了”。她人生的里程碑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
 
  因为我发现父母真的老了,他们需要我的关心和谅解,需要我成为家里的主心骨,需要我倾听他们的委屈和烦恼,需要我一如小时候他们保护我那样去保护他们不受外在事物伤害。
 
  姑且不说姐姐圆满了,我首当其冲成为家里的众矢之的,饭桌上、闲暇里,每个人得到空儿就不停的“提醒”我是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尽管私心觉得自己还小,很多事情没有做,很多地方没有去,但是能得到大家这么多的“关注”,其实还是很开心的。
 
  家里的小孩子都长大了,就连那个看见我之后只会撅着嘴巴喊“秋”的小小姑娘也出落成人见人爱的小萝莉,每天拉着小竹马的手踩着轮滑鞋到处跑。而我居然也喜欢上家里一片热闹温馨的场景,看书太入迷而忘掉微波炉里的爆米花,耐心的和表弟一起搭建轨道模型。只是搓麻将、斗地主什么的,实在不擅长,只有输钱的份。
 
  有一天,老妈特别忧伤的叹气说:“你看你二妈家什么都有了,房子、车子、票子、孙子、儿子,简直齐活了,真美满!”我突然想到爸爸妈妈眼巴巴看着姐夫,一口一个“儿子”叫的不亦乐乎的场景,心里实在委屈,那种感觉就好比“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有糖吃,自家孩子却没有”的不甘心。可是我无力改变这个局面,只能戏谑的安慰她:“我姐都是抛售股了,虽然价格卖得还不错;但你手中有个潜力股啊,等涨到最高的时候你再抛,肯定能卖个比我姐高的价格,赚个盆满钵满!”听了这话,老妈阴郁的脸色明显晴朗不少,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底气:搞不好最后变成垃圾股,砸在手里,那可就亏大发了。当然这话可不能让老妈听见。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商量好了的,老爸时不时的也在我耳边嘀咕:明年带个人回来吧。我连朝天翻个白眼的力气都没了:您当我人贩子呐!
 
  我是一个感情淡薄且从不念旧的人,有人称之为“刻薄寡恩”,一直以来大踏步的往前走,跌倒了,爬起来,即使摔得四脚朝天、满身泞泥,我也能淡然的站起来,拍掉泥巴继续前行;不去看别人的脸上是鄙夷还是同情,不去想别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不去听别人对我的褒扬或是非议;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别人口中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My life,my rules.(我的人生,我说了才算)
 
  今年不是本命年,可是回家也是一路坎坷折腾的够呛,最让我痛心疾首的是,负责磨碎食物的大牙们居然给我通通罢工。疼的我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看着一桌子的肉流口水,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喝汤;这种折磨是非吃货们无法想象的。回家第一天10点左右从床上爬起来,有气无力歪在沙发上等12点开饭,结果老妈像变魔法似的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青菜肉丝面,我以为一直在厨房忙的她根本不知道我起床了;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从来不按正点吃饭,什么时候饿了老妈都会给我做点吃的。二妈听见我打电话约朋友去面包房买蛋糕,会阻止我出去乱花钱,最后在我的“指手画脚”下,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出锅了,下面还埋了两个鸡翅;等终于拔掉那颗疼死人的智齿,麻药散去之后,我半边脑袋要炸了,嗓子疼耳朵疼脑袋疼,看谁谁都不顺眼,姐姐出去给我买了个冰淇淋,好吧,我得承认,吃了它,我的疼痛缓解很多。
 
  所以,你看,我虽然常常自嘲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可是我知道在内心深处,我依旧是那个记得别人对我好的点点滴滴的小姑娘。每个人都曾在黑暗中挣扎过,每个人都曾是个刺猬,每个人都曾对旁人产生过怨恨,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只是现在我知道了,人不能太自私,梦想和家庭并不冲突,亦如爱情和事业一样,我不能说自己以后一定能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但只希望一切顺其自然。不会刻意为了父母而将就找一个人得过且过,也无意于谈一场没有结局的恋爱去试探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底线。若只是为了排解寂寞,那么谁都可以;只是我坚持了这么久,该错过的不该错过的,我都放手了;红尘之事,不排斥不强求。
 
  以后的许多年,也许还是要一个人走过;但23岁的我,终于与生活和解,不再与全世界为敌。

网红百科(baike.zdyrs.com),网红资料、网络流行语、社会事件大百科全书!

呓城呓语,微信公众号(yichengyiyu),呓城的互联网、产品、运营学习总结,生活感悟自留地。  

产品运营

热门词条
最新词条
相关内容

焦点关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