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裂中国社会的“隐形墙”

《割裂中国社会的“隐形墙”》作者:赵菲菲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黄亚生说:“不管钱先生之死的真相如何,考虑到舆论的偏向,这难道不正揭示了一种危机?如果你是官员,你不应该感到焦虑和担心吗?”
\
 
  ·信任不再,只剩下笑骂狂欢
 
  需要焦虑和担心的或许不只是政府官员。今天的中国,让我们不相信的土壤几乎随处可见且都相当肥沃。
 
  “绿豆治百病”的张悟本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最初就是被中国中医研究院下属的产业部门聘为养生食疗专家,开讲座、上电视、卖产品、利益共享。当张悟本坐镇的建筑被以“违法建筑”拆除后,其他相关利益方的处境如何却没了下文。作家谢朝平因自费出版纪实文学作品《大迁徙》而遭遇陕西渭南警方赴京拘押,后者在敲开谢朝平租住房前自报家门称“人口普查的”,后来谢被取保候审。
 
  怪事多发,就见怪不怪了。每件奇闻都会引来人群的围观与议论,但很快被新奇闻的热闹所取代。鲁迅曾说:“我们都不太有记性。这也难怪,人生苦痛的事太多了,尤其是在中国。记性好的,大概被厚重的苦痛压死了;只有记性坏的,适者生存,还能欣然活着。”但真相没有弹性,而且刺目、扎手、揪心。
 
  我们活着,而且确实“欣然”。任何可悲可恨的事情都可以用笑骂的形式变成娱乐甚至狂欢---只要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在挖掘黑色幽默方面体现出无穷无尽的聪明才智。比如“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姜你军”和“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我们编出《救助老人安全宝典》,我们在《阿凡达》里看到野蛮拆迁,从《让子弹飞》的台词“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读出政治隐喻。
 
  ·除了自己,还能相信谁
 
  一些人说,现在的人很虚伪。这种虚伪甚至渗入我们的教育。百度百科有个词条“伪文章”,指的是不惜通过虚构事实表现真善美的小品文。其煽情和编造手段之虚假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代表作就是入选小学语文教材的《一面五星红旗》给儿童爱国主义教育没问题,关键在于以什么方式进行这种教育。当“伪文章”充斥教科书,虚伪就不仅变得可以接受,而且成了准则。
 
  从某种角度,许多人的虚伪不是虚伪,而是“务实”,是我们多少年来在理论与实际、语言与行动、书本与生活、理想与现状的巨大反差中总结出来的“智慧”和生存之道。比如,我们从小就被灌输尊老爱幼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老人当街摔倒我们不扶,因为有“彭宇们”的前车之鉴。这不等于说满大街的老年人都准备讹人,相反,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是善良的。但疑虑是一种心魔,一旦迅速传播很难治愈。
 
  普遍的强大的疑虑已经成为社会的“精神疾病”。假的我们不信,真的我们也不信---除了自己,到底我们还能相信谁?
 
  也许只能信小孩子。北京一名11岁的小学生去年在老师帮助下做了一个简单的食品安全测试,发现他随机选择的14种鲜蘑中有13种经过漂白处理。而北京市政府食品安全办公室进行的调查称,北京市场上销售的蘑菇97%未检出漂白剂,可以安全食用。一个是小学生的随机调查,一个是政府部门的“权威发布”,你相信谁?对1100多人进行的网络调查显示,只有8个人说他们对政府部门的检测有信心。
 
  ·重构信任必须政府先行
 
  对陌生人的不信任只是当前“不信任文化”最末端的表现。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不信任砌成中国墙》一文中说,中国没有“柏林墙”,但由高强度的“不信任”砌成“墙”,却存在于社会各个群体和各个角色之间,在政府与人民之间,在穷人和富人之间···不一而足。
 
  信任是人与人交往合作的基础。无论夫妻关系,还是官民关系,没有信任就只剩下彼此哄骗,自欺欺人。
 
  纵观近年来的网络热点事件,资深网友黎明如是总结:只要是涉官、涉权的都会出现这个规律:不信---不信---就是不信。老百姓已经变成了“老不信”。黎明认为,解决这场“国民不相信运动”的办法就是政府退出“经济竟争”,不与民争利,更不夺民之利,不作为纠纷或迷案中的利益方出现。
 
  著名社会评论家、知名学者周瑞金则认为,这两年基层政府的公信力在下降,原因有很多。总体上看,目前爆发的群体性事件,一是涉及到土地和拆迁的农民权利的维护问题;另一个我们的维稳的思维逻辑和农民维权的逻辑发生冲突,显示出什么叫稳定,农民有意见不能当作不稳定,要正确处理,调整维稳的思路。公信力问题涉及到这两个根本问题。
 
  而公民之间的关系反映了我们面临的社会转型期的一个问题:市场竟争的焦虑。市场竟争引起的焦虑弥漫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想争得这个利益,很短视,别人获得的自己没获得,就会有焦虑感和失落感,容易在眼前利益争夺下,互相不信任。由此出发,又产生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也就是与特殊利益集团的对立情绪,进一步产生仇官、仇富情绪。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加以疏导,要建立文明的精神,道德规范,要从物质主义、享受主义和金钱至上的思想中解脱出来,更多关注人文精神,要有精神的追求,精神的关怀,把公民的精神层面提得更高一些。
 
  周瑞金说,总之,我们需要从法制、建立公民社会等多方面努力,才能重构信任,获得幸福。

网红百科(baike.zdyrs.com),网红资料、网络流行语、社会事件大百科全书!

呓城呓语,微信公众号(yichengyiyu),呓城的互联网、产品、运营学习总结,生活感悟自留地。  

产品运营

热门词条
最新词条
相关内容

焦点关注
返回列表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