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e租宝、中晋、快鹿骗局最新消息 老板有被抓吗投资人钱能要回来吗

泛亚、e租宝、中晋、快鹿是这两年来中国发生的轰动全国的投资诈骗案件,每个案件涉及地方都覆盖大不多数省份,涉及投资者达到几十万人,诈骗资金高达几百亿。泛亚、e租宝、中晋老板均被抓,快鹿老板外逃被国际刑警通缉中。
  泛亚、e租宝、中晋、快鹿是这两年来中国发生的轰动全国的投资诈骗案件,每个案件涉及地方都覆盖大不多数省份,涉及投资者达到几十万人,诈骗资金高达几百亿。那么就跟自定义人生网一起来看看这些案件最新消息,老板有被抓吗投资人钱能要回来吗?大家在投资时千万注意,不懂不要随便投资,地方政府、名人宣传已经非常不靠谱了。
\
 
  1、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骗局最新消息
 
  22万泛亚投资人,400多亿元资金……来自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一款名为“日金宝”的资金受托产品出现赎回困难,令遍布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投资者陷入“庞氏骗局”的恐慌中,也将当前金融监管的漏洞推至台前。中央与地方监管边界的模糊,现行金融监管框架下产品监管的缺失,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中权力的手该介入多深……一系列的矛盾都因泛亚事件变得愈发尖锐,也亟待监管各方厘清。
 
  截至目前,泛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单九良等1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与此案相关的一批犯罪嫌疑人被各地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单九良及其夫人张子诺(张鹏)等合伙人在昆明开的泛亚交易所、在深圳运营的泛融平台也随之殒落,其地震余波将单九良们打造的“泛亚系”庞大商业帝国摧毁。
 
  同样迫在眉睫的难题在于,恶劣影响不亚于十年前德隆系的泛亚事件,谁该为群体性的贪婪与过失担责?巨大的资金漏洞该不该被兜底?如果要兜底,由谁来承担?多位专业人士认为,地方政府对于金融资源的无序竞争,是滋生泛亚事件背后的恶性土壤。
 
  前世界银行金融专家王君表示,“泛亚模式从技术上和专业性并不难被察觉到风险,但地方政府、金融办没有动力去防范,既然地方政府审批设立,不但不提示风险,反而让大家来支持,地方政府逃脱不了干系。”
 
  这一观点得到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的认同。她表示,“昆明市政府在审批后,没有履行相应的监管责任,反而为其背书。这一做法的背后是地方政府的考核机制造成的,在政绩驱动下,金融竞争无序且混乱。从行政责任的角度,政府部门难辞其咎。”
 
  不过,林采宜对于是否该由政府出面兜底泛亚存质疑态度。“金融的铁律在于风险与收益的匹配,保护投资者并不是用刚兑来保护,而是需要详尽的信息披露,让其明白产品的真实含义,拿纳税人的钱来兜底是违背社会契约精神的。”
 
  具体的赔偿方案上,林采宜认为可以参考存款保证制度的赔偿逻辑,规定一个额度上限。“在契约精神的主基调下,考虑维稳的人道,对弱势群体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比如说都赔偿5万元,最低限度的兜底。人道并不是保障一个人的财产,保障的是个人的基本生存权利。
 
\
 
  2、安徽钰诚集团e租宝骗局最新消息
 
  e租宝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安徽钰诚集团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1亿元。平台主打A2P的模式,6款产品都是融资租赁债权转让,预期年化收益率在9.0%到14.2%之间不等,期限分为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赎回方式分T+2和T+10两种。
 
  自2014年7月上线,e租宝交易规模快速挤入行业前列。根据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统计,截至2015年11月底,e租宝累计成交数据为703亿元,排名行业第四。网贷之家的数据也显示,截至12月8日,e租宝总成交量745.68亿元,总投资人数90.95万人,待收总额703.97亿元。
 
  2015年12月16日,e租宝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宝非法集资500多亿。2016年8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受理。2016年11月,全国公安机关共冻结涉案资金逾百亿元,查封、扣押涉案现金折合人民币约3亿元、黄金制品约18.7万克以及房产、珠宝、股权、车辆、直升机、办公用品等一批涉案财物。公安机关将依法配合检法机关做好案件后续诉讼工作,继续全力追缴涉案资产,最大限度地挽回投资人损失。 2016年11月24日,e租宝涉案人员在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在看守所,昔日的钰诚集团美女总裁张敏痛心疾首。她说,“‘e租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两台挖掘机,历时20余个小时,e租宝200余台服务器与1200余册证据材料从6米深的地下被挖出。经警方初步查明,涉及90余万人、580余亿元,截至案发未兑付金额近370亿元。在巨额的“非吸”资金中,除了一部分用于还本付息外,“钰诚系”将相当一部分被用于个人挥霍、维持公司的巨额运行成本……
 
  美女、香车、粉钻、名表还有各种“奖励”,e租宝实控人丁宁曾有着极度奢靡的私生活。经多份供述表示,丁宁与数名集团女高管关系密切,仅对张敏一人,丁宁除了向其赠送价值1.3亿的新加坡别墅、价值1200万的粉钻戒指、豪华轿车、名表等礼物,还先后“奖励”她5.5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据张敏交代,整个集团拿着百万级年薪的高管多达80人左右,仅2015年11月,钰诚集团需发给员工的工资就有8亿元。以丁宁的弟弟丁甸为例,他原本月薪1.8万元,但调任北京后,月薪就飞涨到100万元。
 
  2016年12月16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丁宁等10人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告人王之焕等16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2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经依法审查查明,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间,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被告人丁宁等人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组织、利用其控制的多家公司,在其建立的“e租宝”“芝麻金融”互联网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及个人债权项目,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通过媒体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人民币762亿余元,扣除重复投资部分后非法吸收资金共计人民币598亿余元。至案发,集资款未兑付共计人民币380亿余元。另经审查,相关被告单位及被告人还涉嫌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以及偷越国境罪被一并提起公诉。
 
\
 
  3、上海中晋资投资骗局最新消息
 
  中晋,由上海中晋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2]  于2012年12月17日[1]  注册的商标品牌,主要经营产品有金融咨询等。2016年4月5日中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6月22日,据上海法院官网公布的消息,轰动业界的“中晋系非法集资案”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中晋系实际控制人徐勤等10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宣布将择期宣判。据公诉机关指控,中晋系母公司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太控股”)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达400余亿元,部分集资款被国太控股及其下属公司消耗、挥霍,致使案发时未兑付本金达48亿余元。
 
  在网络上广为人知的程明,实质上是中晋公司的投资顾问。程明在自己微信朋友圈中先后发文:晒公司发的成捆现金和大量金条、购买理财的支付单子铺满桌面以及玛莎拉蒂、法拉利等名贵豪车,截图在网上传开后,夸张的炫富方式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然而,据《新京报》报道,程明作为投资顾问,炫富别有目的,是为了吸引投资人而营造假象——即通过成为拥有雄厚财力的公司合伙人,和公司员工一样过上“人生巅峰”的生活。
 
  “中晋系”对外募集资金的方式主要是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名义。但按照证监会《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个人投资私募基金限制颇多:单只私募基金的投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 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然而“中晋系”的理财产品5万元即可购入。在“中晋系”未兑付的52亿元中,投资金额小于100万元的投资人约1.26万人,投资总金额约为40亿元。法律还规定,合伙型、有限公司型基金投资者累计不得超过50人。“中晋系”正是为突破这一限制向更多人募集资金,陆续成立多达220余家“合伙企业”。一般每个“合伙企业”吸纳48名投资者,另两个名额属于“中晋系”自身,每个基金募集总额达1亿元。数额庞大的流动资金并未通过银行托管,几乎全部流进了“中晋系”自己的资金池。
 
  按照徐勤的设想,自己想搭一个资金中介平台,通过从社会募集的资金放贷给优良的、有较好盈利能力的项目,自己赚利息差价。然而募集到资金以后,他很快发现始终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来覆盖资金利息。他还曾试图自己培养“种子企业”,但挑选的一批项目一年后没有一个能达到考核指标。
 
  随着投入越来越多,徐勤说自己已经有了变现退出的念头:“有一万多投资者,几千名员工,我感受到压力,对于钱我已经没有享受的感觉了。”“希望通过你们告诉像我一样的人,请他们尽快停止。金融的风险必须畏惧。”隔着铁窗,徐勤说,如果有一天还能够回归社会,他希望做一个普通人,一个好父亲:“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
(郎咸平多次为泛亚、快鹿等诈骗公司站台宣传遭投资者围攻)
 
  4、上海快鹿集团骗局最新消息
 
  从去年4月初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被曝出资金链断链,整整一年时间过去,曾经该公司管理层数度放出“豪言”尽快兑付,然而截至目前,却只从理财业务员手中追缴回了100万元。《华夏时报》记者获悉,随着上海警方4月8日对外公布的案件进展揭开了这家资产规模曾高达百亿的民营集团血淋漓的“庞氏骗局”真相。
 
  “今年1月9日国际刑警组织正式向各成员国发布施建祥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美国中心局反馈,施建祥已于2017年2月7日离开美国;截到目前,快鹿事件共拘捕70余名涉案嫌疑人,其中已追缴业务员佣金100余万元,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加。从某种意义上讲,快鹿施建祥和其管理层团队似乎存在着一种串谋行为。快鹿下设至少70-80个空壳公司,另外各种个人或企业代持、善意取得、地下钱庄、复杂的资金转移程序,的确对经侦追赃设置了障碍。”在当日举行的一场新发布会上,上海市经侦总队、上海长宁打非办两位负责人对外介绍透露。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前快鹿集团所谓的完美兑付,被证实果然只是一个谎言,而从上海官方公布的案情介绍来看,想要为数十万投资者追缴回投资资金难度也不小,多达近百个空壳公司已然是快鹿集团为掩护资金流出海外提供了便利。与此同时,快鹿案很可能成为将比e租宝事件更为典型的经济大案。
 
  快鹿案件到底存在多大的资金链缺口,目前官方都没有实际数据公布。而在去年快鹿集团公布的种种资产重组和兑付方案中,就已经涉及到百亿元以上。
 
  4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截至2015年2月,仅快鹿旗下东虹桥小贷共发放贷款万余笔,累计金额近160亿元;金鹿财行在2015年累计从28540名投资者处募集投资159亿元。无论此前快鹿集团如何卖资产,恐怕都难以贴补这个窟窿。
 
  而根据4月8日上海经侦公布的资金流出情况,记者也了解到,快鹿旗下东虹桥担保的股东早于2014年已经退出快鹿集团,但是,当初施建祥以保留工商注册登记为条件,对股东做出退还股份资金的行为;涉港资金方面,经上海经侦确认非快鹿直接支付,主要也是经过珠海的一些个人和公司帐户进行移转的。现已查明快鹿持有大中华金融46%的股份,这些赃款存在境外代持操作的情况,对司法确权追赃有一定影响。不过,境外代持人因为需要到场方可处理,暂对资产流失无碍。对于主要涉案人员邵永华,上海经侦总队已经敦促他尽快协助司法办案,如一再拖延,将对其采取相应措施;去年快鹿特兑情况原高管徐琪和董荣是最清楚的。至于外界传言的政府内部人员参与特兑,仅仅是传言,没有事实依据,上海原玖的负责人赵沼也在特兑名单里,现已经被刑事拘留。
 
  “快鹿集团财务体系非常紊乱,而且其旗下很多子公司高管都参与到掏空集团资产的行为中去,私设个人账户从公司借款到香港投资。另外还有很多注册在开曼群岛等境外离岸市场的空壳公司,是为施建祥出逃提供资金准备的,估计在海外的资金要达到数亿元甚至更多的金额。”4月11日,上海一位业内知情人士透露称。
 
  这位人士指出,从现在上海公安公布的案件处理情况来看,快鹿案件和e租宝事件存在着异同,e租宝在还未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时候,警方就直接介入,而快鹿集团已经资金链断裂且无法兑付,从退赔比例上来说,e租宝应大于快鹿集团;e租宝和快鹿目前都有向境外转移资金,且存在大量壳公司的情况,跨境资金的追讨,将成为对警方处理该类特大非法集资案件的考验,但e租宝的首犯丁宁现在在牢里,而施健翔仍逍遥在海外;快鹿所称的特兑行为只是一场谎言,充满着内幕交易,上海公安此次否认了政府内部人员参与特兑,但承认快鹿关联公司原玖负责人赵沼在特兑名单里;快鹿线下理财业务员的大规模佣金追缴,开启先河,此前大部分非吸大案还是以高级别的业务负责人追缴资金为主,而快鹿此次几乎落实到每一个业务员,还在不断增加的过程中,也算是行业先例。
 
  这位人士称,快鹿集团案件的办理或许会对其他各类非吸案件起到示范性的作用。
 
  尽管已经拘捕了70余名涉案嫌疑人,但是快鹿集团原董事局主席、也是快鹿案件最大的涉案嫌疑人施建祥仍然逍遥法外。
 
  记者了解到,在2016年4月初快鹿集团爆发资金链断裂之前,施建祥就已经逃往香港,并在香港期间谎称生病治疗,通过指派新的集团高管遥控指挥快鹿集团运营;其后又进入美国,去年11月在美国的时候发布了一段长达25分钟的视频,在视频中施建祥躺在病床上否认自己是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的实际控制人,又亲口承认已因集资诈骗被批准逮捕并发红色通缉令,关于投资者的兑付,目前快鹿的资产,3个月之内肯定没问题,快鹿就像毛巾一样挤出来的钱总能兑付,而3个月之后对投资人的兑付就需要靠方法和能力。而这个时候对施建祥本人采取强制措施,让他有力使不上,希望回国主导兑付。
 
  根据上海公安经侦在4月8日公布的消息,国际刑警组织是在今年1月9日发布的红色通缉令,这意味着在去年的时候他已经收到中国公安部的通缉,同时今年2月施建祥又离开了美国。但是在去年6月施建祥又被当地媒体曝出进入加拿大温哥华还和一位王姓上海女子仓促结婚。同时按照规定,施建祥的签证到去年的12月18日到期,施建祥在去年12月又离开了加拿大。“施建祥从香港绕道去美国、加拿大,去年一年在两个国家转来转去。但是现在随着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遍布全球的红色通缉令,施建祥本人已经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抛头露面,追缴他也需要一段时间。”有知情人士分析。
 
  而据记者查阅国际刑警组织官方网站发现,总部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刑警组织(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INTERPOL),其成员国有190个,它的目标是以民众安全为先,主要调查恐怖活动、有组织罪案、毒品、走私军火、偷运人蛇、清洗黑钱、儿童色情、高科技罪案及贪污等罪案。现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其从2016年11月当选,任期为4年。
 
  记者也了解到,经由该组织发出的“红色通缉令”,被公认为是一种可以进行临时拘留的国际证书,它的通缉对象均是有关国家法律部门已发出逮捕令、要求成员国引渡的在逃犯。“红色通缉令”的有效期是5年,期满后如果仍没抓到犯罪嫌疑人,可以再续5年,直到抓住为止。这也意味着施建祥最终将难以逃脱遍布全球的天罗地网。
 
相关推荐
最新内容
猜你喜欢

焦点关注
  • 美国数据向好难阻股市滑落 黄金依然等待新爆点

      美国经济数据向好,全球股市继续修正,黄金继续陷入停滞。  黄金下跌0 05%至1277 32,白银上涨0 29%至17 00。  铂金上涨0 08%至928 74,钯金上涨0 33%至986 70。  全球最大黄金上市交易基金SPDR Gold ...

  • 银监会新规征意见:同一投资人入股商业银行数量不得超2家

      银监会对《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中国银监会关于《 ...

  • 总抱怨没时间,你缺的究竟是什么?

    试考虑下面这些情景:辛苦了一天,下班回到家,吃完晚饭、洗完澡,看着堆积如山的事务,完全提不起精神,只想瘫在床上刷刷手机;计划好周末要学习、读书、逛街……到了周末,一觉睡到中午,又窝在家里看了几集剧 ...

  • 会说谎的恋爱关系会长久

      两个人在一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你的另一半竟然有种种不堪,比如他上完厕所经常忘记冲水,到了家总是不换衣服直接躺床上,起初追你的时候特别大方,现在外出吃饭比以前计较价钱。  不是他变了,是他渐渐暴露 ...

  • 旧物上的岁月往昔

    (图 网摘)作者| 菜菜的流浪猫(菜猫)导语:物质不是生活的全部,但透过物质,我们得以测度生活。——《联合文学》01 <怀念之物>一块手表,一床被子,一只布偶小熊,一架陪伴多年的钢琴,或是一墙老旧的书架 ...

  • 豫章书院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后台 暴走大事件第五季36期为什么被删、百度网盘

    暴走大事件第五季36期为什么被删是因为说了“南昌豫章书院”戒网瘾体罚虐待学生的事情,关小黑屋、罚戒尺、打“龙鞭”等,豫章书院是翻版的杨永兴,据百度贴吧多名网友爆料,前南昌市市长是豫章学院后台之一。【附百度网盘地址】...

  • 二十几岁的你,真的可以慢一点

    文|cindy今年我二十四岁,毕业两年,跳槽一次,每天从家到公司两点一线,在拥挤的地铁里五百米冲刺,在繁忙的公司如勇士般战斗,我匆忙的过着每一天,却常常在安静的夜里辗转难眠,质问自己这样无休止的转动究竟 ...

  • 好好说话,真的不难

    不管如何,请在最终落实到行动前,先问问自己,究竟是要解决情绪,还是解决问题。...

  • 越自律,活得越高级

    归根结底,生活不自律,让我长得越来越丑,越来越没气质,活得越来越邋遢了。内在不够,外在来凑,不是叫你要天生丽质,至少不要因为不自律的生活方式放纵自己,让自己越长越丑。...

  • 治愈你的不是“忘掉”和“时间”也不是鸡汤,是你自己

    治愈你的不是“忘掉”和“时间”,也不是鸡汤,是你自己。你会发现那些过去不是错误,不是缺陷,都是路。...

返回列表

栏目推荐

热门排行